八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七年_散文网

来源:八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这首歌流行的时候,沫沫刚刚读高一。

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沫沫特别想听歌,那时候刚刚开始流行随身听,沫沫没钱买,只有借别人的听,可惜她借了半天,只借到了随身听,没有充电器,照样没法听!刚刚来到这个新的班集体,认识的人不过宿舍里面的容容和宇恒,找谁借呢?

“你是不是想借充电器啊?”从沫沫后座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沫沫转过身,看见黑黑的皮肤衬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没有恶意,然后点点头,“我想听莫文蔚的《盛的果实》。”

他把他的充电器递过来,却什么也没说。

沫沫小心翼翼的问:“你不用吗?”,因为她听说男生宿舍楼道里面灯是坏的,从开学到现在一直没人修,男生几乎都有手电或充电器。

“你要用我就不用了呗”,他调皮地说到,“给你你就用吧”。( 网:www.sanwen.net )

“谢谢”,沫沫的话刚说完,下课铃声响了,大家陆陆续续的走了,教室里面还有几个用功的学生,因为宇恒是很用功的一个,她回宿舍一般都是老师把自习室的灯关掉为止,沫沫和容容经常等她,然后三个女孩一起回宿舍。

“宇恒啊,今天我们可不可以早一点点走啊,我有一点点小小的事情”容容跟宇恒撒娇道,因为宇恒很高,也很有男的气质,所以沫沫和容容比较听宇恒的话。

“算完这道题就走,OK?”宇恒一边应付容容,一边抓紧算她的题目。

沫沫则坐在的位子上,打开刚发下来的新书,一字一句的默读着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哦了,完事,走啦!”宇恒男孩子一样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容容也欢呼了起来“走啦!”

沫沫把新书都放书桌里面,刚刚站起来,突然,自习室的灯“啪”的一声突然灭了,整个教室漆黑一片,容容和宇恒早就走到了教室门口,叫着沫沫,“沫沫,小心点!”

“哦,来了”沫沫等了一下,等一个男生走之后,小心翼翼的走出自己的书桌,突然听见“哗啦啦”一片声响,沫沫知道,一定是她左面桌子的那个凶巴巴的女兰州哪家医院做癫痫好孩的新书被别人撞到地上了,沫沫想都没想,弯下腰去,因为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用手一点一点的摸索,“哎呀!”沫沫一声尖叫,因为教室里太黑,急着回宿舍的男生并没有“看到”蹲在地上捡书的沫沫,他的脚狠狠的踩在了沫沫的手上!沫沫的眼泪马上出来了,一种撕心的痛从手背传来,可是沫沫坚持把地上所有的书都捡起来,当她第三次低头捡书的时候,突然她的上方有了一片微笑的光亮,沫沫抬起头,是那个沙哑的声音,原来他划亮了一根火柴。

“快点捡吧”,他黑亮的眼睛闪烁着,嘴角轻轻上扬,看似不屑,但沫沫能看懂,其实他很善良。

沫沫把最后一本书放到那个女孩的桌上,火柴也燃尽了,也许是他没注意到,火柴烧到了他的手,“哎呦我的妈耶!”

沫沫偷偷的一笑,跟在他身后,终于走出了黑洞一样的教室。

“走吧!”原来还有几个男生在等他,容容和宇恒赶紧把沫沫拉过来,问有没有事。沫沫摇摇头,看看那群男生中的他,和容容她们一起走下三楼的楼梯。

“老弟,谢啦!”宇恒不客气的说,沫沫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宇恒的表弟!

这是沫沫第一次“遇见“他。

沫沫很少看见他了,即使看见了他,他也是沉默寡言,甚至都不再看她一眼。

沫沫里经常睡不着,即使睡着了也经常做一个这样的,梦见他说,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一觉惊醒后,是满脸的泪水。

沫沫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她想,也许,是无法解释的那一天来临了吧。

高三了,学习越来越紧张,沫沫开始觉得力不从心,加上身体也不争气,经常高烧一个月,低烧一个月,一个天,吃掉了六百片的药。

当天再来的时候,沫沫的病始终不能好转,于是终于退学了。

她不喜欢,甚至讨厌高考前那种压抑的气氛,让她不能自由呼吸,所以,选择放弃。

后来听一个同学说,他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给她,但是没有发出去。她笑笑,那封信不是她的,所以就不能归她拥有。

休学两个月后,沫沫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过来,在同学和老师的鼓励下,沫沫又回到了校园,即使高考马上就要到来了,可是,沫沫还是不紧不慢,和平时一样,晚上九点小孩抽搐翻白眼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准时回宿舍,早上七点准时上早自习,从不加班加点的,即使她想“加班”也不行,因为医生很早就跟她反复说过,如果她不能按照医生的要求去做,到最后可能连高考都不能参加。

那天夜里,沫沫又做了那个梦,于是,在安静的,沫沫一个人带了手电跑回教室里面去,还好,他们班里没有人,她找到他的位置,在书桌里面找了一会,找到一个蓝色的本。沫沫的呼吸越来越紧促,她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日记本,只是,她从来都没有实施行动去证明,因为,她怕最后日记里面的女主人公是另有其人。

管不了那么多了,沫沫打开手电,用颤巍巍的手把日记打开了,里面没有哪个女孩的名字,却有一句“对不起!”,还有那么多活泼开朗的描述,沫沫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许她早就知道了会有这样一个结局,安安静静的教室里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大颗眼泪摔碎到地的声音!

高考考数学的时候,沫沫突然开始肚子疼,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老师问沫沫还能不能坚持,沫沫不说话,坚持把考卷答完,虽然她知道,高考和那次下的赌一样已经输掉了。

高考就像一阵台风,来得猛,去得也猛,一晃,高考就过去了。

高考以后的两个月里,沫沫一笑也不笑。沫沫考的不好,但也被一所普通的大学录取了。沫沫的心里已经空了,什么也没有,比天空还要空,空的不知道拿什么才能把它装满。

大学的第二个暑假,有个表哥来看沫沫。

沫沫表哥的火车到沫沫的城市的时候是夜里十二点。晚上七点的时候,沫沫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面传来一句沙哑的声音:“我在学校门口!”然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沫沫呆住了!

她知道这个声音!

在她等了几百个日子后,这个声音在这样一个午夜飘了过来。让沫沫恍惚的感觉是在一样!

几秒钟后,沫沫飞一般的从宿舍楼三楼跑下来,风玩弄着她的长发,敲打着她的裙摆,她都顾不得了!

在学校门口,她看见了他。一样黑色的皮肤,黑亮的眼睛。

可是,他旁边还有一个人,是宇恒!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子的表情去面对宇恒和他!嘴角轻轻抽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羊羔疯的治疗办法都有什么 癫痫病的治疗p>“我在火车站遇见他的!听说他也要来这个学校,就一起来了!”说着,宇恒从包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小猪递给沫沫,“生日!”而他只是笑笑,却什么也没说。

沫沫被宇恒带到了宇恒姑妈家里,大家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只有沫沫不吭声。当宇恒和他说到火车的时候,沫沫突然想起来,表哥是夜里十二点的火车!这时,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半了。

沫沫把毛绒小猪放在宇恒手里说有急事,马上就要走,宇恒知道表哥要来,也没说什么,耸耸肩,也没动,因为她知道他会去送沫沫到门口!

“是男的,对吗?”他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问。

“嗯。”沫沫总是这样,不喜欢解释,不喜欢争辩。

“一定要去吗?”

“嗯”

“你决定了?”

“决定了。”

然后沫沫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在眼泪掉下来之前在他面前消失。

因为表哥出差,刚好路过沫沫的城市,又刚好,第二天是沫沫的生日。

早上沫沫去找宇恒的时候,宇恒说,他已经走了,昨天夜里就搭火车走了。

沫沫靠在门口上,好像早就知道了这样的结局。如同两年前她翻开那本蓝色日记本一样。

就这样,从此杳无音讯。宇恒和表哥都了解沫沫,她不喜欢表达,也不喜欢争取,因为她不喜欢伤口那么明显的裸露出来,让别人看到,如果这样,伤口不那么明显,自己一个人知道比较好一点。宇恒想说点什么,可是,她也知道,沫沫一定不喜欢,也不会让她插手她和他之间的事。顺其自然吧。

大学毕业后,沫沫去了北京。

而他,却去了深圳,和沫沫南北遥望着。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沫沫出差来到了宇恒的城市。

火车站出站口,沫沫满心喜悦的等着宇恒,远远的看见酷酷的宇恒,短短的头发,白色衬衣,一条简单的牛仔裤,白净的运动鞋,跟上学的时候一点都没变!可是,沫沫突然怔住了,居然还有他!

宇恒上来给沫沫一个大大的拥抱,“臭丫头,累不累?我给你找了个提行李的”然后冲她表哥眨眨眼。

沫沫笑笑,没说什么,被宇恒拉着走在前面。

哈尔滨可以治儿童癫痫病吗

他一点都没变,沫沫心里想,还是那么黑的皮肤,那么黑亮的眼睛,只是脸上多了一点沧桑,南方,应该也有他的很多吧。

晚上吃过晚饭,宇恒带沫沫去逛夜市,他则在后面跟着当保镖。

这个城市有很多的夜市和早市,一般早市和夜市的东西花样比较多,并且价格也比较便宜,所以,人们都喜欢。

沫沫的城市是没有夜市的,所以她很好奇。像一个孩子一样看看这个,又摸摸那个。有的玩具娃娃会发光,还会唱歌会跳舞,有各式各样的衣服,价格便宜的让沫沫大跌眼镜!还有,还有…….夜市上人很多,甚至有些拥挤,跟庙会差不多,沫沫的好奇心带着沫沫一直往前走,完全把宇恒忘掉了,的沫沫居然忘掉了这不是她的城市,而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除了宇恒她谁都不认识。可是沫沫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覆盖了这些理性。

“沫沫!沫沫!你在哪啊?“宇恒把沫沫丢了,急得大喊。

“你在东购门前等我!“

他穿过拥挤的人群,四下张望着。

沫沫白色的连衣裙在闪烁的霓虹灯下并不太显眼,天真的她完全忘记了周围的危险。

一只手顺着沫沫的背包试图将拉链拉开,此时的沫沫浑然不知。还在那里低着头看一条和玉一样的绿色镯子。

拉链很轻易就被拉开了。

人群中的他在看到沫沫的同时,也看到了那只手。他跨两步冲上去,那只手突然就不见了,他用双手抓住了沫沫的双肩,沫沫被弄痛了,看见是他,更来气了,“干嘛!弄痛我了你!“说着,挣扎开了他!

“你的钱和手机不想要了,是吧?!“

每次他都是这样冲她吼。

沫沫理也不理,接着逛她的夜市。

他在原地站了两秒钟,然后追上沫沫,抓住她的肩膀把她从人群里给拎了出来。

沫沫不能反抗,只有被他的手紧紧的抓着,带到宇恒跟前。

宇恒看到沫沫撅着小嘴,笑笑:“我们是担心你嘛!好了,回家了,听话!”

他表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暗自紧张,幸亏沫沫不知道那只手,不然,她一定会被吓到的。还好,事情没发生。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jjhe.com  八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