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光头妹妹_散文网

来源:八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喂,林小蛮,帮哥哥一个忙吧!”一个清淡的男声。

“叫我小蛮。”一个清脆的女声。

“小蛮,只要你在帮我把信送到,哥哥我天天载你学。”声里带了一点讨好的味道。

“不要”被很干脆的拒绝了,梳着马尾巴的气鼓鼓的往前走。

“小蛮。”骑着自行车的紧紧跟在后面继续发动甜蜜攻势,“要不然请你吃冰淇淋好了,最贵的那种。”加重诱饵,看她上不上钩。

“这样啊!”状似认真考虑了一翻,马尾巴女生林小蛮不动声地在一片住宅区停了下来。非常非常无奈地伸出手:“那么把信拿来吧!”( 网:www.sanwen.net )

骑着自行车的男孩子立刻从书包里拿出一封粉红的信,满面羞红的递给前面的女生,“一定要小心。”

马尾巴女生露出一个大大的甜笑容,接过信,凑到生耳边小小声说:“陆鸣哥哥,我办事,你放心好了。”她退后三步,才扬起那封信,“不过我小时候不就告诉过你不要我的吗?”

男生立马知道上当了,下意识地想捂住她的嘴,但那清脆的声音早已传遍了整个小区:陆,陆鸣哥哥早恋了。”

完蛋了。

那一年,陆鸣和林小蛮十四岁。

这件事以陆妈妈奖励了林小蛮一桶肯得基外带全家桶,陆鸣挨了一顿暴打而结束。至于那封信,据林小蛮说是送了出去,但陆鸣却也不敢再有此心,着实老实了一阵子。毕竟竹笋炒肉是很不好吃的。

陆鸣与林小蛮比邻而居十八年,从小学到高中全部是同校。好时常以相称,冷战时也可以将对方视为陌路。在林小蛮同学的监视下,可怜的陆鸣同学十八年来始终不敢做乱,以致成为咸宁治癫痫好的医院了风云高校有史以事最为的美男。

可耻啊!

于是便有了应运而生的“偷心”,只要成功的将林小蛮拉下水,他就可以扬眉吐,大大方方的风流一把了。

1号某男,身高174厘米,体重60公斤,品格端方,相貌清奇,有翩翩佳公子之称。

此自接受陆鸣请求后,表示愿无条件支持兄弟的计划,大义牺牲,只身赴险,迎战魔女小蛮。书,鲜花,小礼物,每天风无阻接送林小蛮同学。只盼她一朝倾心,好让陆鸣有把柄可抓。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一周后此男主动放弃。称林小蛮温柔可,美丽动人,不像陆鸣口中背信弃义之小人。

2号某男,强壮威猛,诚实可靠,人称“体育王子”。

此出场不到三天即遭枪毙,流涕,大放悲声。问之,则答曰悔不该听信小人言,将祖国之花朵误认为长舌妇加以残害。

3号某男一出场便让林小蛮彻底倾倒,小蛮同学从此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陆鸣暗暗自喜,以为终于有机会有机会向心仪的表白。抓住了林小蛮的把柄,他就什么都不怕了。结果某天回家居然看到林小蛮与1,2,3号某男与共聚一堂,齐声揭露他设计陷害的内幕。

林小蛮说:“陆鸣哥哥,我对你深表同情。”

那一顿暴打让他三天都下不了床,但幸好林小蛮“不计前嫌”,大义凛然地来看望他。为他补习功课,端茶递水,简直是无微不至。

陆鸣忍得几乎内伤。为什么就没有人看出她面孔下的魔女真相呢?

“陆鸣哥哥,都快要高考了,你就收收心吧!恋爱什么的,还是可以慢慢来的。”林小蛮罕见的红了脸,声音都分外柔。

她还好意思脸红,陆鸣悲愤的想。

再去学校,每个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仿佛身上他贴了什诱发癫痫病的因素么时候标签一样。一问之下得出真相,他立时怒发冲冠,冲进林小蛮的教室大吼出来:“谁是你青梅竹马的男?”居然还说是同意的女朋友,家长暗许?

“是和陆妈妈说好的,她说这样你就比较不容易分心。”林小蛮脸胀得通红,看都不敢看他。

“你做出这种样子给谁看,你怎么就这么会说谎?难怪要生那种怪病。”陆鸣红了眼睛,一把抓过她及肩的长发,“谁会要你这样的光头女朋友。”那一头光滑的秀发从他手中落下,光着头的林小蛮红着眼睛站在人群中间,没有任何表情。

“陆鸣你疯了!”几个高大的男同学将他架了出去,他奋力挣扎着,十四年了,从知道她生病的那一天,他就尽力让着她,哄她开心,逗她玩,照看她。而她总是那么顽皮,从小被她玩,被她骗,被她欺负他都忍了。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再管那个光头了。

教室里一片混乱,林小蛮光着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越去越远。然而那样的神却让陆鸣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她仿佛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渐渐变那个四岁的的小女孩。

四岁时,他第一次见到了他的新邻居。一个穿着白连衣裙,带着小洋帽的美丽小女孩。她那么孤独地坐在台阶上,睁大眼睛看着在草坪踢着足球,玩着游戏的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那些小女孩儿都绑着美丽的小辫子,而那么些小男孩儿都喜欢在背后悄悄拉那些小女孩儿的辫子。头发最长的那个小女孩子被气得坐在草皮哭起来。那一群小男孩儿便在一边哄笑,并大声着她的名字。

“小美,好。”他走近她时听到她这样说,小小的脸上是满满的羡慕。

小美是那个长发女孩的名字。

“一起去玩吧!”他向她伸出同样小小的手。

“不要,我没有好看的辫子。”她羞怯地缩回手,恹恹的没了精神,但一双大眼睛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小美。

“你的哪家医院看癫痫辫子在这里啊!”他拉拉她帽子上垂下来的假辫子。牵着她的手走向那些同龄的孩子。

在一群孩子中间,她像白的小天使。小男孩儿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她身上,其中一个小男孩趁她没注意一把将她的帽子拉了下来。

“她是个秃子。”是长头发小美的声音。

那些孩子都笑了起来,包围着她,唱着各种充满奚落的歌谣。她胀红了脸,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用惊慌的神情观察着周围的人,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那么明显的欢乐从孩子们脸上散发出来,她却始终没有逃跑。与强大的相比,这个孩子是那么渴望着欢乐,连被嘲笑都是微不足道的。

旁边的大人赶走了那些恶作剧的孩子,他捡起帽子还给她。她仰起小小的脸,泪眼蒙蒙问他:“小哥哥,为什么我没有长辫子。”

他像个小大人一样安慰她:“长大了就会长出长长的辫子的,就算没有也要比小看得多。”

“小哥哥,你不要骗我。”她笑得那么开心。

林小蛮有先天的坏血症,虽然治好了,因为化疗掉的发却再也长不出来。

“小哥哥,小蛮会死吗?”

“活到一百岁才会死吧!”

“一百岁是多久?”

“很久很久。”

“那小哥哥也要活到一百岁,小哥哥要陪我一起。”

“好。”

“小蛮在家吗?”陆鸣不敢出现在她家,只好低声下地问从那里回来的。陆妈妈叹了一口气,“小蛮哭得好。你还是去看看吧,记得要道歉。”

在门外徘徊的一个多小时也没有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陆鸣只好硬着皮敲门。开门的小蛮妈妈看到他,也没说什么,狠狠地看了他一眼。陆鸣吞吞,“进去吧,小蛮在里面。”他走到门,却听到了小蛮的声音。

“爸,我还癫痫病那里治的比较好多久才能谈恋啊!二十就可以了吧?我都等了好久好久了!”

“也没多久了,到了大学就可以了。”林父笑呵呵的。

“你不知道他的行情有多好,从小到大都是校草,喜欢他的女孩子都是一堆堆的。”叹,“不过他喜欢过的也不少,什么李丽丽,柳蓉蓉,江心雅,张宛如,一个接一个,,你说我要什么才轮得啊!”

呃!听起来怎么都这么耳熟呢?陆鸣的右眼皮跳了跳,然后他听到了一个无比柔,无比动听的声音:“陆鸣来了,怎么不进去?”是林妈妈。

林家大人很识趣的走开了。

他硬起皮,还没开始说话,就让林小蛮给打断了。“陆鸣哥哥,你在害羞吗?过来坐一下吧,我不会生你的。我本来就是光头,你不喜欢也是有道理的。”

“没有不喜欢,那是我胡说的。”陆鸣说。

“是这样啊!”林小蛮笑,随后又板起脸,“如果这样,以后要是有再说是光头我就找你麻烦。你说过要保护我的。”

“知道了。”

从此以后,接送林小蛮就了陆鸣的必修课,完全沦为了林小蛮小姐的苦力。

“陆鸣哥哥,你女朋友的福利我可是全部享受到了。”林小蛮得意到不行,一本正经的说:“所以说呢,人最好不要做亏心事。”

“我还什么都没享受到呢?”

一个极暖极柔的东西轻轻触到了他的面颊,耳边是她甜蜜的声音:“陆鸣哥哥,我好喜欢你。”

刚才不是做吧!林小蛮吻了他?

“陆鸣哥哥,发什么时候呆啊!刚才有只蚊子咬了你。”

“是蚊子?”

“是的,蚊子,一只很大的蚊子。”

“好大的一只蚊子。”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jjhe.com  八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