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一个血透病人的自白(40)_散文网

来源:八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2017年1月20日星期五

中午,我走进休息室时,护工张红和病人“开麻将馆的”祝土修在谈论给人做媒的问题。祝土修说,帮人做媒运气要差掉的,并举了例子说他村里的某人,帮人做了一次媒,家里破了财,他生了一场病。而张红则说,帮人做媒是做好事,运气也会好起来,并说她就帮了三四个人做了媒,现在事事都很顺利的,人也健康。休息室里大部分人还是赞同张红的观点的。一位陪着她的老公来做上午时段的老太婆停下手中做着的小工活,对大家说:“这一世做人不帮人做一次媒,下世要做公猪的。”引得好多人在笑。

我就坐在一边的塑料凳子上,听着他们的说笑,感觉好有趣味。这里也充满了一种温情。这时,休息室的大门打开,杨富元的大女儿推着她杨富元进来。

“哦,养蜂的人回来了,回家过年啦!”我笑着对杨富元的女儿说。我到她买过蜂皇浆和蜂蜜,应该也算是熟人了。

“是呵,回家过年了。”杨富元女儿说。“昨天晚上刚到家的。”说着,把轮椅推休息室与透析室交界处停下,四处观望。

“下午的床位表贴出来了,在玻璃墙上。”张红对老杨女儿说。( 网:www.sanwen.net )

“哦,我又不认识字。”老杨女儿说。我曾经听她说过,她小时候她没让她读过书。

“我给你看看吧!”张红自告奋勇。“哦,老杨今天是13号床。”她看了床位表后大声叫出。

“13号床还没有下机,我们就在这里再等等。”老杨女儿对父亲说。“你不要起来,坐好,别摔倒。”我看到老杨想从轮椅上站起来,赶忙对他说。这老人的力真强,看他的样子精神又好多了。

南昌羊羔疯治疗贵吗>“嗳,让一下!”休息室大门口又进来一辆轮椅,由一位高个子男护工推着,车上坐的是周光仙。因老杨的轮椅挡在了走廊的中间,护工在叫让路。

“哦,还在住院吧?”坐在我身边的周月仙对坐在轮椅上的周光仙说。

“昨天刚好一些,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周光仙说。看她今天的神态与常人无异。她的小女儿已从休息室的另一个小门进来,并已到了杨富元的轮椅边,让杨富元的女儿把她父亲的轮椅推边上一点,让自己的先进入透析室的走廊上。她已知道了自己母亲的床位,让护工给她母亲的轮椅推到4号床位边。4号床位上午时段的病人已下机,床位已空出,但是今天送被褥的护工又“杀鹅”,到现在干净的被褥还没有送过来。送病人的男护工说有事他要先回住院部,并让周光仙下了轮椅,他推着回去了。周光仙的女儿就扶着周光仙重新回到休息室,做手工活的老太婆主动让出坐位让周光仙坐,周光仙说了声谢谢就坐到凳子上休息。当周光仙在凳子上坐下时,我看到身边的几个坐着等上机的下午时段的病人同周光仙聊了起来。而我身边的周月仙,也在轻声地同张红说着周光仙的事。好像是有关周光仙媳妇的。张红说,周光仙有这样的媳妇也算很好的了,每次都是这个媳妇来接她的。

今天是韦仙给我打的针。组长晓英和护士金妹今天都没上班。韦仙在给我打好针后告诉我说,我的动脉隧道原来左边的假隧道已没了,但右边又有假隧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又是好困,上机后就想睡觉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护士说,陈新华下午也要来做的,本来是昨天下午做的,后来他说不舒服没来做 ,今天补做。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今天是近1点40分上的机,也刚睡了半个小时。原来的6号床铺搁在走廊上,陈新华住院部过来的床停在空出的6号位置上。我清楚地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陈新华,因为我的7号床位就在6号床位边上。陈新化、武汉治癫痫哪家医院好陈新华的儿子附下身在同陈新华聊着什么。一会,陈新华的老婆也走进透析室来到陈新华床边。也许是老公的病情有所好转,今天看她的人也开朗多了,两眉之间不再阴云密布。她一到床边就问她儿子:“你网上订的是不是同这一样下面有架的血压器?”她用手指了指走廊上工具椅上的血压器。

“差不多,是这样的,你看看。”儿子打开手机走近他身边给她看手机屏幕上载图。“58元一台。”儿子说。

从小伙子移动的身子后面我看到了4号床上的周光仙。因周光仙的4号床要高出其他床好多。看她静静地躺倒在床上,脸也朝着我这边,或许也是在看着6号床一家人。她的床边坐着一位年青的,看穿戴八成也是她的女儿。听说周光仙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这女人在看着手机屏幕。

“王医生——”正在同他妈妈谈着血压器的陈新华的儿子在6号床边叫医生。王医生应声从医护室出来。

“5床在叫医生。”小伙子对王医生说。

王医生来到5号床边,没等王医生开口,5号床病人陈芳招就自己开口说话了:“身上有些凉起来了,会不会血压又低下来了?给我量一下。”

“来人,给量一下血压!”王医生对着医护室喊话。护士文来抱着一只血压器从医护室跑出来,到了5号床边,给病人量起血压。王医生则在机器屏幕上在按几个键。

“125-67。”文来报出了病人的血压数。王医生听了也没说什么。病人的血压还是正常,还无须特殊处理,让病人自己坚持一下。

陈新华今天4点不到就下机了。看来他今天又是只做两个小时。下机后,还是他的儿子和老婆自己推回到住院部的。听说住院部已搬到新大楼这边过来,陈新华住7楼。哦,又听说了,我们透析室下个星期一也要到新大楼那边去了。这次可是组长晓英说的,刚才王医生也说了。

昆明那家癫痫医院好

下午4点多钟,透析室里进来一位小个子老头。看他走在走廊上四处观望,打量着每一张病床,我还认为他是来见哪个病人的。还是张红叫住了他:“老张,你在找什么?”张红认识他,他也是这里的病人吧?

“我的钥匙忘记带走了,丢在这里了。”小个子老头说。果然他也是这里的病人,是做上午时段的。

“天啦,你又跑回来拿钥匙,这么远!”张红说。可想而知这老人是住乡下,这大冷天,一去一回的够冷也够累的。

“没钥匙家都进不去呵。”老实巴脚的老人说,声音很轻。

“你睡的是12床吧?”张红说,她还记得老人上午的床位。“呵唷,床单被套都拿到洗衣房去了,这里肯定是找不到的了。”但老人还是在12床四处看看。

“这样好了,我帮你到洗衣房去问问,那边有没有捡到钥匙,你的钥匙会不会夹在被褥里。”张红说着就走出了透析室。一会,张红回来,告诉在休息室等消息的老人说:“洗衣房那边没有。”

“真是怪事了,这钥匙会丢在哪呢?”我听到是老人的声音。我想起了自己,去年10月时,我也曾在这里丢失了一挂钥匙,最终也是没有找到。

4点35分,护士韦仙开始第三轮为病人检测血压。第一个是20床病人,量下来没事。第二个,也就是18床的,就出现了问题。

“林正仙,85-58。”韦仙报出了病人的血压。

“降水!”医护室里王医生“指示”。

“85-53,王医生,郑水英。”韦仙又报出了19床病人的血压。走廊两边同时进行的,在20床量时,扎好绷带按下血压器按纽就跑到对面19床给病人扎绷带,按下按纽后又跑回20床观看血压表,拆下绷带给这排18床病人扎好绷带并按下按纽后又再跑到19订观看血压表并读出血压数,拆下武汉哪里看羊角风好绷带给边上17床扎上绷带,以此一张张床过去。在韦仙拆下19号床上郑水英手臂上的绷带时,王医生听到一人也已到了19号床前。这个病人也是属于“重点监控”对象。

“有没有出汗?”王医生问,一边在屏幕上按着几个键。

“出了一点。”郑水英回答。

“打一针!”王医生又下了“指示”。听到王医生的话红燕从医护室拿着针具和药出来到了19号床边,为病人注射药水。这一针不是注射在病人的肌肉上,而是直接注射到机器的管道上。

“王医生,能不能再少脱一些?”郑水英问王医生。她也是一位喜欢喝水的人,每次来做透析总是带着一只塑料瓶,里面装着半瓶水。她人好胖,胖的人可能更难控水。

“你不要这样。”王医生不同意再少脱水。当医生的知道,病人的水不脱清其危害很多。“你不要养成一种习惯,到这个时候就老是想着少脱水,这样对你来说水就脱不干净了。”

“王医生,我的脚要抽筋了。”19床边的17床病人王香又在叫了。

“王医生,杨富元血压82-46。”从休息室这边量过来的文来又在叫王医生。

“他还好的。”王医生在17号床边回答文来,“比上一次升高了。”我也记得第二次检测血压时,杨富元的血压是75-54。这段,这老人的血压总是这样低的,有几次医生问他人有没有感觉不舒服?他的回答总是“没有”。还是这老人厉害。

王医生和红燕两人都在处理17床王春香要抽筋的问题:放水、打针。护工张红过来,王医生对她说:“辛苦你一下,又要再跑一趟了!”并指着几个打过针的床位:“一、二、三,这三个人要交钱。”

这是临时增加的用药,病人得支付药费,由张红代交。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jjhe.com  八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