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岁月如歌(十)-[乡土小说]

来源:八路文学网   时间: 2021-01-09

(十)

 

柳书跑他同学于果他爹于学孟那里,也�]费什么周折。

于学孟五十多岁,个头适中,不胖不瘦,白净净的方脸盘,镶着两颗金黄的门牙,说话文绉绉的,咬文嚼字的。他从前干过村里的副业书记,村里的副业在他的策划领导下,为集体经济挣了不少钱,应该说在高山镇十里八村的是个能人儿。于学孟这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就喜好与人交朋友,喜欢与男人交朋友,也喜欢与女人交朋友,更喜欢与漂亮的女人交朋友。说起于学孟这个花厂的来历,还真是有点故事哩。那一年的冬天,他还在副业书记上的位子上,晚上去村里一个相好的女朋友家里去,发生了严重的事情。于学孟这个相好的女人,比于学孟少二十多岁,是个很漂亮、很性感的女人,即使再正经的男人看见她,也会产生那种欲望的。这个女人的丈夫在县里一厂子里上班,就是于学孟帮助招的工,十天半月的回不来一趟,于是于学孟便去与这女人明铺夜盖地睡。按理说,这也�]啥,一不是小孩癫痫的时候吐怎么回事啊军婚,他们又都是农民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二是郎有情妾有意,谁也�]��迫谁,更何况于学孟还有恩于女方家,不违法,只有悖于道德而已,别人喜欢咋说就咋说去吧,反正是人嘴两忽达皮儿的事情,谁也不能将谁的嘴堵上去。可惜的是,这个女人性欲极��,在娘家做姑娘时就与好几个男人好过,风流成性,她自己就说一天�]个男人捅着里边就痒痒得不得了。于学孟这半拉老头子根本就伺候不了这个又骚又浪的风流少妇,因而这女人又交往上村里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而这男人又是村里一个心狠手辣的刺儿头。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于学孟刚刚走进风流少妇的胡同口儿,突然蹿出一人,抡起木棒子将于学孟击倒,木棒子专砸其双腿,任凭于学孟杀猪般地嚎叫,没有一个村人出来拉架的,村人都知道这是为那个风流女人在争风吃醋而在打架斗殴,无人愿意去管闲事的。于学孟爬了一宿,才爬回自己家里,双腿多处骨折。他深知这事是谁干的,但是无凭无证,又不是为了啥子好事,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楣。于是,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东北一家有名的骨科医院,一呆就是一年。在东北那家骨科医院里,于学孟不仅治好了双腿,而且结交了许多朋友,其中就有两位是搞钩花工艺品的,一位是河南的,一位是河北的。回到高山镇后,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大潮涌起,于是,于学孟审时度势立马成立起“高山镇工艺品(钩花)厂”, 轰轰烈烈地干了起来。

于学孟有两儿三女五个孩子,老伴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女人,于学天津那家治疗癫痫好?孟瞪瞪眼睛,他老伴也得吓得哆嗦三天两宿的,因而于学孟的啥子事儿她都不敢过问半句。于学孟在家里是个名符其实的家长,说一不二,独断专行,啥子儿子儿媳,啥子女儿女婿,统统靠边站着,他就是皇上,金口玉言,他说公鸡能下蛋公鸡就能下蛋,谁也不敢不相信。于学孟的“高山镇工艺品(钩花)厂” 按照一般人来做,就应该是自己家里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们就干起来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中国的家族企业都是如此的。而于学孟则不是这样,他自家的人一个不用,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该干啥干啥去,别在我这儿碍鼻子碍眼儿的,他用的人全是从镇上招聘来的,而招来的人也是有讲究的。放花的业务员们,都是全镇里长得眉清目秀、身材匀称的丰满少妇们,有十多个人,她们不拿工资,只挣钩花的差额,比方说这一批次的货每张钩花是三十元,厂子里给业务员们的是�罢哦�十六元,一张钩花就挣四元,放下去一百张就能挣四百元的钱。这业务员是个美差事,有多少人托亲求友地来找于学孟想干放花的业务员,行,你来,让我看看,你长得能不能让我看着舒服,不漂亮的,不性感的,对不起了,哪儿来的你就回到哪儿去吧,再怎么磨叽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狗掀门帘儿――没门儿!厂子里的技术员、会计、保管啥的,都是清一色漂亮的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个个都比那电影明星还靓。厂子里的杂工人员,都是业务员的丈夫,个个都拿于学孟当爹,于学孟让他们干啥他们就干啥,让打狗决不撵鸡,让往东决不往西,比方让张三今晚值夜班,你张三就得老老实实地值班,发生了天大的事儿,你也得在这儿值班,而恰恰是张三在值夜班这当儿,于学孟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却去了他家正抱着他的漂亮丰满的老婆在汗流浃背地逍遥自在呢。

于学孟天生就有这个能力,不仅能建起厂子,而且有的是活儿干,那订单就跟雪片儿似的往家里飞,把个厂子做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的。

俗话说得好:“飞机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牛皮吹得天响,你挣不着钱拿回家,�]人服你!在高山镇,无人不佩服于学孟的。

柳书就是于学孟的一个忠实的膜拜者!柳书钦佩于学孟的能力,钦佩他的社交广泛,钦佩他能做起自己的事业来,钦佩他能大把大把地往家挣钱。柳书、陶花儿与于学孟的小儿子于果是初、高中的同学,早就知道于果的父亲于学孟是村里的头头脑脑的干部,很有本事的。在这几年陶、柳两家人承包柳家湾果园的时间里,人家于学孟就不失时机地干起了钩花这种工艺品生意,大把大把地往家搂钱,远比陶、柳两家人挣得钱多。这说明啥呢?说明了于学孟有眼光,说明于学孟有经济头脑,善于把握时机来干自己的事业从而实现自我价值的展现!柳书是从内心里佩服于学孟的,决心向他学习,也来干一番自己的事业,但是他是绝对不了解于学孟另一面特别好色的嘴脸的,因为柳书下学较晚,又没人在他面前去说于学孟那些烂事儿,即使陶哈尔滨中医癫痫医院、柳两家其他人对于学孟也不甚了解,只知道人家是个有本事的人,能往家挣大钱,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因为毕竟是两个村子,相隔十几里地呢。

柳书来到镇上“高山镇工艺品(钩花)厂” 里,没费啥周折就见到了于学孟。柳书自我介绍是于果的同学,又把陶、柳两家的创业打算简单地向于学孟做了介绍。于学孟嘿嘿一笑说,知道你们陶家、柳家的事儿,桃花溪的陶家有四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有三个嫁给了柳家湾柳家的三个小子,对吧?柳书笑了笑,慌忙称是,但心里却道:呵呵,你这样忙的一个大忙人还有这闲功夫来关心这些破事儿?

最后商定下来,先让陶花儿来“高山镇工艺品(钩花)厂” 上班,来做技术员,熟悉着业务,等陶、柳两家的花网厂建起来后,陶花儿再回自家花网厂负责技术,同时给他们花网厂活儿干。

柳书马到成功,千恩万谢,心满意足地回家报喜去了。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jjhe.com  八路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